【安大支教人】用青春守望那一片麦田

发布时间:2017-07-29

夏月,微风轻抚夏夜的天空,吹过脸庞,树叶在夏风的拨弄下窸窣低吟,零星散落在草丛小道,聆听夏夜的呢喃细语。此时,没有白日的燥热,没有无聊的嘈杂,就这样静静地思绪,淡淡地思索,感受心间偶阵雨般的清凉。

  

王玉龙与“四点半课堂”的孩子们在一起


每一天,都有些事情将会发生

  

“大龙哥哥,你什么时候来看我呀?”

手机屏幕上“幸运的四叶草”映入眼帘,正值丰都庙会,加上手头千思万绪的工作,我正在考虑什么时间抽空去看看这颗幸运的四叶草。

半年前,一场“冬日阳光·温暖你我”新春关爱活动,我结识了帮扶对象——一个六年级的小女孩小乔。而她的新年心愿是“送给妈妈一双鞋子”我问她送给妈妈的鞋子有没有什么特殊要求,小乔怯怯地说“冬天挺冷的,妈妈没有一双像样的鞋子,我不想让她冻脚!”简单的话语犹如重锤击中了我!

在一段时间的接触后,我了解到小乔父亲前几年就已经过世,家里面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母亲苦心经营的那块田地,养活她们兄妹二人。常年的劳累令母亲身体不佳,这对一个单亲家庭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。

小女孩的话并不多,可能因为对陌生人的排斥,也可能是一个豆蔻少女的羞赧。由于工作的原因,没有跟她见上几次面,QQ是我们常用的交流工具,就这样,“幸运的四叶草”逐渐走进我的生活,我们会互相分享各自的工作学习,她愿意向我吐露自己的想法。慢慢地,我发现,她的声音变得明朗了很多。

我知道,父亲是孩子们心目中的骄傲,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候都会夸自己的父亲如何有知识如何有力气,甚至如何有钱,而单亲家庭的孩子就没有这份优越感,单亲孩子的失落、自卑和脆弱就像阴霾笼罩在心头。我也很清楚,父爱的缺失不是任何人能够替代,性格的改变也不是一蹴而就,但唯爱和真情不可辜负,随着时间的浇灌,青春之花就在不知不觉中绽放光彩!

  

每段路,都有即将要来的旅程

  

“王老师,周末有空吗?到我们家来做客呀!”

球场上一对师生的身影,一大一小。低头看向学生的诚挚的眼神,略带羞涩的笑颜接着说道,“这次中期考试是班级第1名,我妈妈好开心,她说邀请你和杜老师去家里面做客!”

听到班级第1名的时候感觉惊讶又在意料之中的事情,惊讶是进步如此之快,意料之中的是她的努力我们都看在眼里。

芸芸是丰都职教中心计算机专业部高一年级的一名学生,有一次路过班级的时候,不足一米四的身高“蹭蹭蹭”向上擦黑板的身影给我留下深刻影响。

经班主任杜老师了解到,芸芸患有先天性脊柱畸形,属四级肢体残疾,成为了一个“长不大”的小女孩,初中阶段的她偏执叛逆,跟父母不和走在校园的时候总感觉有异样的眼光盯着她,数学的偏科让她曾经一度放弃学习。

有一天,我在操场打篮球看到正在独自散步的芸芸。良久,看到憋得满脸通红的她问我“你是支教老师?你认识杜老师吗?”渐渐地,近她之后我才发现,芸芸其实是个善谈开朗的女孩,我们后来经常会在一起讨论校园逸事。最后她说:“我也想打篮球!”

芸芸的认真刻苦我们有目共睹,曾经那个默默无闻的小女孩逐渐走向公众的视线,校园文化艺术节中,经过层层遴选,在成语故事讲述的赛场上,作为计算机专业部选手代表获得优秀奖重庆市文明风采大赛撰写《光荣与梦想》荣获三等奖在校园活动中她也逐渐崭露头角,慢慢地成了学生心目中值得信赖的“优秀学生干部”……

成长的路很长,不走到尽头永远不知道前面会有什么惊喜。就像在你我的心灵深处都有一个无线电台,每天都在人群中接收美好希望和充满力量的信息。这些年轻人正怀揣着满心的好奇与求知欲,走上那段未完的路程!

  

每颗心,都有值得期待的成分

  

“大哥哥大姐姐,你们可以多留一会儿吗?”

这是支教团在山上扶贫工作的最后一家,快要离开的时候,男孩小志用手搓着衣角,对一行人说出了上面那句话。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,我用鼓励的眼神示意他说下去。

小志不好意思地抿起嘴角:“我想让你……帮我检查一下暑假作业……”

他们住在坦铺村,整座山上最高的一家,孩子还在读初一,听小志爸爸说,是个学习很用功的孩子。他有一个非常大的书包,里面装了满满一包的书。只不过,里面除了课本作业和几支笔外,没有任何的辅导资料。

一本破烂的英语词典,还是爸爸在镇子上的垃圾场捡来的。

初中以前他从来没接触过英语,所以在镇上的班级,他的英语成绩是班上的倒数。除了课本和老师,他不能上任何的辅导班、兴趣班、特长班,更别说请家教。家里还有位姐姐,今年刚参加完高考,可惜分数较低,现在还在踌躇继续上学还是务工,不能给他太多学习上的帮助。

小志极其腼腆,说话时眼神不敢看着人,原生家庭的贫困或多或少在他的性格里打上了内向的烙印,甚至让他觉得自己与住在镇上的小孩格格不入。他的眼神告诉我,他想走出这座大山。所以,我觉得自己可以为他做点什么。一己之力尽管很小,我希望能时时走大山深处,去探寻一双双星光般熠熠闪烁的眸子,哪怕只是给他们送一支笔一本书我想告诉孩子们,人来不会因贫困而渺小,每个人都可以向着远处海天眺望,然后展翅飞翔。

  

思绪回转,想起《麦田里的守望者》最后那段精彩的结束语。

“有那么一群小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做游戏,几千几万个小孩子,附近没有一个人——没有一个大人,我是说——除了我。我呢,就站在那混账的悬崖边。我们的职务就是在那里守望……我只想当个麦田里的守望者

时常我也幻想着自己坐在悬崖边,远远看着阳光下的麦浪一波波地荡漾,心却不懈怠地守望和守候……作者:安徽大学第十八届研究生支教团成员 王玉龙